当前位置:首页/资讯/资讯频道/汽车/行业资讯
大众、宝马、戴姆勒等“大瘦身”削减开支成常态
时间:2019年04月15日
来源:中国汽车报
浏览量:

前不久,有百年历史、被誉为“国际汽车潮流风向标”的日内瓦车展落下帷幕。与往年相比,今年的日内瓦车展要落寞许多。不但标致雪铁龙(PSA)集团旗下DS和宝马集团旗下 MINI 等品牌缺席,就连福特、现代、欧宝、捷豹路虎和沃尔沃等大牌汽车厂商也悉数没有亮相。在过去,这是极少出现的情况,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一个事实:2019年及以后,欧洲乃至全球汽车制造商的一个重要主题将是削减成本。

削减成本成共识 供应商压力大

从汽车行业来看,削减成本并非个例,而是成为全球各大跨国车企的共识,即使目前仍在盈利的公司亦是如此。例如宝马、戴姆勒、大众、保时捷、捷豹路虎、福特、雷诺-日产等汽车制造商均在酝酿未来几年削减数十亿美元支出的计划,以便为未来的产品线做准备。在谈到削减成本的原因时,捷豹路虎首席执行官拉尔夫·斯佩思在近期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正面临多方面的变革和压力,从英国脱欧、中美贸易摩擦等外部因素,到柴油税、二氧化碳排放压力和欧洲新实行的WLTP测试标准等变化,都给我们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并且这些挑战正以一种从未见过的方式‘抱团’而来。”斯佩思称,这些变化“仅在去年就使数千亿美元的股票市值蒸发”。

近两年,汽车行业正面临电动化和智能化的技术变革,大量资金从内燃机研发和供应链系统等方面转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等未知领域。Evercore ISI投资机构分析师阿恩特·埃林霍斯特表示,电池成本、不确定的电动汽车市场以及共享出行等汽车拥有模式的转变等,都给车企经营者们带来了沉重的压力。埃林霍斯特直言:“如果这些问题不明朗,预测收入、成本和回报将比过去更加困难。”因而,对企业来说,成本削减被迫提上日程。

讲到削减成本,首当其冲的恐怕就是供应商。以大众为例,据Evercore ISI测算,材料成本占大众集团所有成本的77%,远高于排名第二的劳动力成本。“显然,压缩供应商成本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成本削减计划的重要部分。”联博基金公司(Alliance Bernstein)分析师伯恩斯坦·沃伯顿认为,供应商应该做好降价的准备,“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沃伯顿预计,车企的采购部门将按照价格对零部件进行排序,并依次向下调整。“销售高价格产品的供应商面临着更高的降价风险,低成本的零部件有可能避开这一劫。”沃伯顿如是说。此外,有能力提供高新技术零部件如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的供应商,或是类似瑞典奥托立夫和法雷奥等规模大、影响力大的零部件供应商,以及在节能减排和环保方面具有优势的供应商,受冲击程度或将小一些。

化繁为简 整合资源

目前,欧美汽车消费者往往喜欢根据个人喜好定制汽车的配置。正如大众品牌首席运营官拉尔夫·布兰德斯塔特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谈到:“2018年,我们在德国销售了约8.4 万辆高尔夫汽车,其中超过5.8万辆都采用了不同的配置。”布兰德斯塔特表示,如果通过捆绑套餐或者增加相同型号数量,可以减少物流空间、优化供应链,并缩短交货时间,大众的目标是到2020年削减30亿欧元的成本。

对此,沃尔沃也有同感。沃尔沃欧洲业务主管莱克斯·科西梅克斯今年1月对媒体表示:“当前,消费者不再过多地追求复杂性,这就给我们带来一个改革的契机。当然,这并不表示我们将倒退回亨利·福特那个汽车只有一种颜色(黑色)的时代,而是借此机会进一步减少车型在具体配置方面的选择。同时,沃尔沃正在和姊妹品牌吉利一起合作开发 XC40的生产平台。”

同样,PSA 也成为欧洲汽车制造商削减成本的代表。据外媒报道,PSA旗下的欧宝品牌将从9个生产平台减少为2个,从10个动力总成系统减至4个。其中,1.2升涡轮增压汽油发动机Puretech EB正逐渐成为PSA集团旗下一款全球化发动机,该发动机目前在法国、中国和波兰生产,未来将在匈牙利、摩洛哥和印度生产。

埃林霍斯特还谈到:“除了某些跑车、皮卡和豪华车型外,我们认为绝大多数消费者对汽车发动机动力的兴趣正在减弱。”因此他提出,继续投资内燃机是“对资本的浪费”,车企应该在发动机研发方面进行调整。Evercore ISI估算,如果车企不单独研发发动机,而改为从供应商处购买,那么整个行业每年可节省 300亿美元。事实上,多家车企已经开始了相关合作,例如大众集团旗下多个子品牌之间已经在发动机开发和制造方面进行了广泛合作;雷诺-日产与戴姆勒合作开发了新的1.3升涡轮增压汽油发动机,并且已在西班牙瓦拉多利德、英国的桑德兰、德国的克莱达和中国等地投入生产。此外,PSA 质量和工程总监吉尔斯·勒博恩也在近期表示,PSA愿意分享其发动机产品:“相关合作早已展开,并且随时准备向竞争对手出售我们的发动机。”

为了共同应对行业发展新形势,福特和大众签署了新的合作协议。双方将在皮卡和商用车方面进行合作:福特将于 2020年开始生产替代Ranger皮卡和大众Amarok皮卡的新品皮卡;一年后,福特将在其位于土耳其的工厂为大众生产一款中型厢式货车;大众方面则将在波兰生产一款小型厢式货车,并且与福特共享。预计双方合作之后,福特和大众每年可节省5亿美元的开支。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表示,联合开发对双方来说都是有益的,“随着电动化时代的到来,我们需要研发新的驱动系统。同时,也面临二氧化碳排放超标带来的罚款风险。双方合作可以减少可能增加的潜在成本。”此外,福特与大众的合作还将扩大到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领域,目前福特正在考虑是否用大众的MEB平台生产电动汽车。福特首席执行官吉姆·哈克特说:“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都需要投入巨额资金,这对大众和福特的未来非常重要,因此也成为我们此次合作的动力之一。”

裁员关厂 一个都逃不了

一方面,全球汽车行业开始进入电动化和智能化时代,需要不断在这两个领域加码投资;另一方面,全球主要车市普遍进入“寒冬”,车企的销量和利润逐渐下滑。这时,裁员和关厂就成为车企不得不作出的选择。劳动力成本向来是令企业头痛的问题,尤其是在德国、英国和法国等劳动力成本较高的国家,当行业和企业要削减成本时,裁员是考虑的必选项之一,制造商希望能够实现更精简、更扁平的管理结构。为了能够在欧洲恢复盈利,福特计划在德国裁员逾5000人,同时也将在英国裁员,对此福特表示,欧洲裁员计划将提高该组织的“灵活性”。今年2月初,捷豹路虎宣布裁员4500 人,约占其全球员工总数的10%,对此斯佩思表示,裁员可以“加快决策过程”,有助于节省成本。

近日,大众也有意裁减德国工厂岗位,计划通过提前退休的方式将其核心大众品牌的员工数量减少7000多人。不过面对强大的工会,大众也在尽可能多地保留岗位。由于大众正在积极发展电动汽车,其电动汽车制造中心茨维考基地正在改变零部件生产外包的趋势,这就需要引入更多冲压工作,从而能确保7700名工人的岗位得以保留。虽然这一举动能够安抚员工和工会,但大众在削减成本方面的动作却让金融界感到失望,埃林霍斯特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在实现净效率的提升方面,大众集团尤其是大众品牌进展缓慢。”

值得一提的是,英国“退欧”将严重威胁到一些实力较弱的工厂,其中最危险的当属捷豹路虎在英国布罗姆维奇的工厂以及 PSA 在埃尔斯米尔港的沃克斯豪尔工厂。由于业绩不佳,捷豹路虎目前已经削减了英国索利赫尔工厂和布罗姆维奇工厂的产量。早在 PSA 收购欧宝和沃克斯豪尔时,就开始对旗下的问题工厂进行改革,并且提升了效率。

今年2月中旬,本田汽车宣布,将于 2021 年关闭其位于英国南部斯文顿的工厂,这也是本田汽车在英国的惟一一家工厂。虽然本田高级副总裁伊恩豪厄尔斯表示,工厂关闭和英国“退欧”无关,关闭英国工厂是公司全球决策的一部分,但难免会让人产生联想。斯文顿工厂关闭后,大约 55%的原有产能将转移至北美工厂。此外,本田的土耳其工厂也将关闭。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本田要放弃欧洲市场。本田社长八乡隆弘已明确表示,没有考虑撤出欧洲,只是因为欧洲市场的环保法规与中国接近,双方将共享产品群。“未来将以日本、中国为中心,向欧洲供应电动汽车,强化在欧洲的品牌力。”八乡隆弘如是说。


关键字: 大众,宝马,戴姆勒
(编辑:贺明萱)
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载采集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 本网站转载于网络的资讯内容及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更正。若未声明,则视为默许。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3、 本网站所转载的资讯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4、 如有问题可联系,电话:010-67613337,电子邮件:service@zfc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