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网站动态
社交电商贝店拖欠上亿货款 数百供应商追债吃闭门羹
时间:2021年08月12日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浏览量:

杭州贝贝集团旗下的社交电商平台贝店,近日遭遇数百名供应商上门讨要货款。供应商们被告知,贝店因为经营不善,资金出现问题,据现场供应商不完全统计,他们被欠货款总额接近1亿元。据悉,本周五贝贝集团将正式回应如何解决欠款问题。

“我们得赶紧行动起来,不能再拖下去了。”8月11日,连续三天来杭州贝贝集团门前维权的冯珂发现,一顿饭的功夫,贝店后台的保证金页面入口被撤掉了。“下午还有,现在突然没有了。”

8月9日开始,陆续有上百名供应商来到贝贝集团总部,他们的诉求相同——追讨被拖欠钱款。“我们中间少的有几十万元,多的有四五百万元,其中被欠款二十万以上的商家就有100多个。”其中一名供应商透露。

贝贝集团成立于2011年,起家于母婴电商平台。贝店是贝贝集团在2017年推出的社交电商平台,汇集了大量商家、供应商、分销店主,交易资金由贝店平台按期结算,商家开店保证金也由平台管理。

“一旦关闭后台入口,大家的维权之路会更加艰难。”一名供应商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为了最终能够顺利讨回欠款,现场供应商们纷纷开动,进行订单截图、视频取证,但即使这样,冯珂还是发现平台导出的数据,与自己的账目有不小的出入。另有部分供应商收到罚款信息,理由是商家没有按时发货,有供应商还接到客服电话来催发货,“平台倒闭不结款,还要罚我钱。”维权无门反倒被客服致电催货,奔波数日的供应商们感到心力交瘁。

在招聘平台BOSS直聘中,贝贝集团仍有众多岗位在招聘,其中HR的活跃时间显示为3天内。《财经天下》周刊通过多途径联系贝贝集团创始人兼CEO张良伦,截至发稿前,均未获得回应。

供应商排队等面谈

8月10日,200多名供应商来到贝贝集团楼下。在有关部门介入下,贝贝公司承诺,8月11日会设立一个专项组,来统计公司具体欠款金额。而调查记录的方式是,需要供应商手动填写欠款信息。

图源:采访对象供图

美妆供应商菲菲与贝贝旗下的贝店有长期合作关系。就在最近几日,菲菲公司发现4月份的账目回款无法提现,便派菲菲来贝店总部咨询下具体情况。结果,她发现来讨要货款的并非自己一家,“听说有些已经来蹲守了十几天。”菲菲了解到,贝贝总部前后来了数百名供应商,但大家一直未能见到贝店相关人士出面。

8月10日,供应商们被通知,可以派代表去见贝店董事长张良伦,但后者并未出现。贝店相关人士承诺,贝贝集团副总裁张龙珠会代表公司与供应商们商谈。

公开信息显示,张龙珠为贝贝集团党委书记、副总裁,也是贝店业务的副总裁,负责运营。8月11日上午,供应商代表见到了张龙珠,后者表示贝贝集团将在8月13日上午正式回应拖欠货款的问题。

“说因为经营不善,公司的资金出现了一个大问题。现在贝店的后台系统已经嫁接到了阿里云,贝贝集团将会在本周五上午开会,回应欠款的问题。”一名供应商转述张龙珠的话说,贝店可能无法还上全部欠款。

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由于现场供应商人数较多,他们排成一队在会议室门前挨个等候与张龙珠面谈,但在一个小时后,对方便以接电话为由离开,此后没有再返回。其他供应商在登记完欠款信息后,也相继离开。

一名供应商透露,在其自发统计的欠款信息中,总计数目将近1亿元。有供应商在拨打客服电话时,贝贝集团客服向供应商表示,目前并没有出现网传的“贝贝集团人去楼空”的情况。有供应商发现,贝贝集团员工目前依旧在正常办公,准备七夕策划活动。

对于此次贝贝集团的资金流向,大多数商家与供应商猜测是贝贝集团在用资源做新项目希美APP。希美成立于2021年3月份,定位高端市场,主打自营品牌。

“沟通这么多天了,现在到底什么情况?能不能给(欠款)?钱花在哪了?我们都不知道。”菲菲对于贝贝集团的态度有些气愤,“我们之前经历过被斑马会员(注:会员制电商,前身为“环球捕手”)拖欠三个月的货款,最后只剩保证金没有要出来,但还有很多供应商是附近的工厂,欠款要不回来,工人工资就发不了。现在大家的压力特别大。”

多次转型不顺,贝贝走向下坡路

当听到贝贝集团拖欠上亿元货款的信息,部分离职员工有点意外。一名去年10月离职的员工透露,彼时公司业务尚未出现异常状况。不过在今年4月,有供应商接到贝店小二的提示,不建议再报活动,现在回想起来,贝店那时候应该已经出现资金问题。

公开信息显示,贝贝集团目前拥有贝贝网、贝店、贝仓、贝省等业务平台,自2011年创立以来,先后获得IDG资本、高榕资本、今日资本等风险投资。天眼查App显示,目前贝贝集团共获得6轮融资,最后一轮融资显示为 2019年5月份的8.6亿元人民币。

今年3月,贝店还隆重举行了“贝店×希美2021品牌春季发布会”。张良伦在会上宣布,2021年贝店将“ All in 希美”,押注自有新品牌。目前,希美App也已在各大应用商店上线。

对于贝店的新项目希美App,菲菲有过一些了解。希美是贝贝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目前贝贝旗下贝店、贝仓业务均有供应商曝出货款异常问题,唯有希美App一直还在正常运营,“贝贝还是有现金流入的,有钱来偿还。”

纵观贝贝的整体的业务,不难发现除了社交平台贝店之外,其他业务都显得不温不火。贝贝集团创始人张良伦原是阿里巴巴旺铺产品线的负责人,拥有一定的电商基础。2011年,离开阿里的张良伦创办了返利网站“米折网”,一年时间网站做到了月平均销售额上亿,并相继获得两轮融资。

但张良伦很快意识到,米折的导购模式有些薄弱,淘宝引流返利的市场可能不会长久。看着线上飞速增长的母婴板块数据,张良伦随后有了打造垂直母婴电商平台的想法。在重金买下域名后,2014年,贝贝网在母婴电商大火时期上线,上线仅9个月,贝贝网估值达到近10亿美元。

垂直电商的春风并没有吹太久,随着淘宝、天猫、京东等综合电商平台的发展,贝贝网与其他一众母婴电商迎来了自己的业绩停滞期。2017年,张良伦再次抓住社交电商风口,推出会员制折扣商城——贝店,而这也成为了贝贝集团此后的支柱业务。2019年,贝贝再次借着社交体系,推出贝仓、贝省,前者是品牌特卖平台,后者是一站式购物省钱平台。

“感觉贝贝这几年是什么火,就做什么,一直都在追风口,但最后都没做起来。”一名电商行业人士认为,贝贝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只能追风口,烧钱换市场。

张良伦2019年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零售社交化、全渠道化的趋势越来越凸显,要么选择抓住它,要么被这个趋势所淘汰。”有接近贝贝集团的知情人提到,最晚从2019年开始,贝贝集团出现了焦虑感,“起初私域流量的概念很火,但是后来整个大环境都在说电商流量见顶,贝贝也感觉到了压力 ,其旗下的贝店跟传统电商本质一样,都是流量模式。随着流量红利的减退,贝店比传统电商衰落得更快。”

2020年突发的疫情,也使得贝贝集团雪上加霜。“最明显的就是订单数量下降。”上述人士透露,由于业绩下滑严重,贝贝集团传出大规模裁员,裁员人数大概有500人。

对于今年贝贝集团押注国货平台希美,一位美妆行业人士直言,“现在国货美妆市场本身就内卷得很厉害,贝贝很难做起来的。”


张良伦曾在创业初期说过,“如果一年内搞不出什么名堂,我们就散了。我们就赌这一年。”他后来感慨,没想到这一赌就赌到了点儿上。但商业不仅有志得意满,还有残酷一面。如今陷入拖欠货款境地的贝贝集团和张良伦,还有机会继续押注吗?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冯珂、菲菲为化名)


关键字:
(编辑:系统管理员)
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载采集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2、 本网站转载于网络的资讯内容及文章,我们会尽可能注明出处,但不排除来源不明的情况。如果您觉得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更正。若未声明,则视为默许。由此而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3、 本网站所转载的资讯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4、 如有问题可联系,电话:010-67613337,电子邮件:service@zfcg.com